“夺命轮胎”河北高阳地下轮胎加工调查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07 01:17

一名工人,在为刚组装完毕的轮胎充气时,突然发生爆炸,轮胎腾空而起,人被掀起2米多高,当场命折。

“轮胎爆炸致人死亡,此类事件是近几十年来首次发生。”河北高阳县一位官员说。

此前,有“杀手”之称的锦湖轮胎因为质量缺陷被召回,引发国人关注,而在夺命事件之后,类似轮胎还在不断流向市场。这些轮胎如何生产、如何流通,行政部门的监管亦比较宽松,此案似乎没有引起太多关注和重视。

轮胎爆炸夺了命

“事情发生即将一个月,目前厂家的人都还没有见到。”5月4日,朱凤文的尸体还停放在河北高阳县的一家医院,而他的亲属只有不断上访。

朱凤文,黑龙江兰西纤临江镇人。8年前,携家人前往河北高阳县庞口镇开了一个汽车修理店。庞口拥有中国最大的汽车农机配件城,被称为“中国农机配件之都”。

4月10日,当地经销商张秋佰送来20多套14.9-24型号的轮胎配件。张秋佰是当地人,在农机配件城有一个50平方米左右的店铺,主要从事轮胎销售。张秋佰和朱凤文已经合作多次,一年多来,已经为张秋佰组装轮胎近500个。按照张秋佰的要求,朱凤文要把内胎、外胎和钢圈组装为成品,每一个收取7元钱的组装费。朱凤文组装完第8个,在为轮胎充气时,突然发生爆炸,轮胎腾空而起,朱凤文被掀起2米多高,当场命折。43岁的人生就此画上句号。

张秋佰认为朱凤文可能为轮胎打气过多,是导致爆炸的重要原因,但声称可以帮助家属向厂家争取赔偿。而死者家属认为,朱凤文有7年从业经验,多打气要耗费更多的电,而且多打气会增加轮胎重量,张秋佰运输出去卖时要增加运输成本,不可能打太满的气。

按照张秋佰的说法,所组装的14.9-24型号轮胎分三部分组成,其外胎来自山东青岛胶州鑫海轮胎有限公司,内胎由山东平度子海橡胶厂生产,钢圈却是石家庄矿区液压机械有限公司提供。

《中国企业报》记者分别致电以上三公司的销售人员,山东青岛胶州鑫海轮胎有限公司史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前后曾经销售过100多个外胎给张秋佰,每一个740元。山东平度子海橡胶厂孙先生告诉记者,之前和张秋佰的确有合作,“但发生爆炸的轮胎不是我们生产的,我们生产的轮胎根据型号和质量不同,在几十到几千元之间。”石家庄矿区液压机械有限公司辛先生告诉记者,发生事故的钢圈,是不是我们生产的,很难说。关于具体的销售价格,后面两家公司销售人员拒绝透露。

记者了解到,发生事故的14.9-24型号的轮胎,市场价在1500—2500元之间,而张秋佰经过组装后销售的800多元还不到成本价。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张秋佰销售的组装轮胎为翻新轮胎,成本价大约在500元左右,就算低价出售,也有很大利润空间。

但张秋佰对此表示否定,称自己仅仅是进行轮胎组装。

“轮胎质量是否有问题,需要专门鉴定”,高阳县质量监督局局长张建军告诉记者,但必须是有合法资格的厂家生产的合格产品才可以进行鉴定。

监管之弊与流通链条

庞口汽车农机配件城管委会副主任李玉峰向《中国企业报》记者介绍,配件城占地面积4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1万平方米,近万家生产、销售企业在此进行经营活动,是全国最大的农机配件销售市场。主营整机和汽车、农用车、拖拉机等多种配件,2万多品种,辐射全国各地并出口海外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汽车农机配件城东行至京九铁路只有10公里,西边距京深高速[5.27 1.15% ]公路40公里,距京、津、石三大城市的距离也只有150公里。由于占有交通的便利,所以一到春耕和秋收两季,市场非常活跃,按照李玉峰的说法,虽然对外宣称有130亿元成交额,但是真实的数据也在百亿元左右。

庞口汽车农机配件城带动庞口周边加工专业村30多个,从业人员达2.8万人,年产值高达几亿元。 张秋佰从事配件经营也有10多年的历史,他的店铺于1993年开业,除了每月交纳几十块钱的卫生水电等费用,与管委会并没有多大的关联。配件城管委会的运行机制从开业之初就有了行政化痕迹。“我们类似物管,但是高阳县政府的事业单位”,李玉峰也认为其管理上不够科学,他介绍说,在宁波等地,类似贸易市场采用的是封闭式管理,我们采用的是松散式管理。

汽配城建立之后,高阳县质量监督局就把庞口质监站办公室设立到了管委会办公楼,但是“工作人员很少来,在庞口办公时间不多”。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5月4日,记者上午下午两次前往采访,其办公室大门也一直关闭。

《中国企业报》记者调查得知,在农机配件城从事轮胎销售的商户共有20多家,大多都是主营某种代理产品,而且在店铺上注明。但是也有的销售商指向不明,如张秋佰的店铺上就挂着一个“凯丰内胎,甲字外胎”字样的牌子,组装后的轮胎也无商标和品名。“他们自己声称,卖的就叫轱辘”,高阳县工商局庞口分局局长梁秋水对记者介绍时,也表示不解。

在庞口,是否很多商户都具有资格任意组装轮胎?高阳县质量监督局局长张建军告诉记者,要组装机械设备,必须要有一定的生产场地和雇佣工人,再申请报批才可加工。显然,张秋佰只有一个门市,不具备资格。而这样的加工出售,是不是已经违规,张建军没有回答,仅仅作了一个比喻,“这像穿衣服,随意搭配”。

一个让人惊讶的细节是,“张秋佰加工组装的轮胎,在店铺内根本就没有存放”。梁秋水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按照相关规定,代理商需要向厂家索要工商执照、产品合格证等手续后,再签订代理销售合同。但是张秋佰无法提供三企业的委托销售合同以及发货清单等手续。

到底销售的轮胎是不是以上企业生产的?一个多月来,以上三企业也没有前往庞口验证,发生爆炸的轮胎从什么地方流向庞口,当地主管部门也尚未深入调查。可以肯定的是,类似轮胎还在不断流向市场。 轮胎爆炸事件发生后,张秋佰还在不断销售。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庞口出售的很多轮胎,大多是从山东厂家购买过来的翻新轮胎,然后卖到全国各地。高阳县质量监督局局长张建军证实了这种说法,他告诉记者,这些商户都是订单作业,直接和生产厂家购进后,再出售给另外的商户,“所以的确不好管”。

据了解,山东聚集着大量制作伪劣翻新轮胎小作坊,这些小作坊专门从废旧市场收集一些废旧轮胎,然后重新刻上花纹后冒充新胎或作为二手胎出售。有些消费者贪图便宜,在市场上买了这种“翻新胎”,给自己带来安全隐患。

根据质监局的有关监督抽查结果,翻新轮胎质量抽查合格率不到9.7%,且不合格项目主要集中在标志、耐久性能、拉伸性能、磨耗量、磨耗标志等。

记者以经销商名义联系多个山东经销商户,他们直接问“是要正品,还是要翻新的,价格完全不一样,但是一般人购买时很难看出来”。一个货车的旧轮胎,收购的中间利润有几十元至上百元不等,而翻新后利润可以达到200至300元。

记者了解到,一个轿车的废旧轮胎在中间商手里可以卖到10元,成色较新的更可以卖到50元,但中间商从车主手中收购旧轮胎时,通常的价格仅为5元一个。这样的交易不论是在4S店还是维修厂,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废旧轮胎驶向何方

其实,轮胎的翻新在国外已经操作多年。作为橡胶资源消费大国,年均橡胶消耗量占世界橡胶消费总量的30%,每年我国橡胶制品工业所需70%以上的天然橡胶、40%以上的合成橡胶需要进口,供需矛盾十分突出。

可是,我国每年的轮胎翻新率只有7%左右,远低于世界平均率15%的水平,废旧轮胎综合利用产业发展不足。根据相关资料,我国每年产生的废旧轮胎,数量约在1亿个以上。如果每年对其中一部分进行翻新,在保证安全与质量的基础上,使其累计行驶寿命达到10—15万公里,可节约相当数量的橡胶以及其他原材料。

据不完全统计,通过正规途径由正规企业回收翻新的轮胎只有1000万个左右,不到总数的1/10,其余都流入了没有生产资质的轮胎翻新厂。“于是市面上出现了大量的伪劣翻新轮胎,大量以次充好的翻新胎让消费者对这个市场失去了信心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8年4月1日,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载重汽车翻新轮胎》GB7037-2007、《轿车翻新轮胎》GB14646-2007国家标准和一项行业标准《工程机械翻新轮胎》就开始强制实施。标准规定:“胎面磨光且帘线暴露、任何部位的脱层、胎体碾线或跳线”等13种破损轮胎禁止翻新,并规定了轮胎翻新的工序、材料、质量、外缘尺寸以及测试方法等多项强制性标准。

但是,三年过去了,行业的混乱并没有太多好转。监管的缺失最终导致行业无法获得健康快速有序的发展,“黑色污染”摇身一变成为“隐形杀手”,政府真正鼓励发展的循环经济更是收效甚微。

作为翻新轮胎检测专家的广州市橡胶工业制品研究所所长王慧敏介绍,轮胎翻新按正规工艺,成本大约是全新轮胎的30%,价格是50%,行驶里程是80%。生产一条直径3.6米、宽1.2米、重3.8吨的大型轮胎,需要4吨橡胶,售价为16万元;而翻新一条同样的轮胎,只需要1吨橡胶,售价为6万元。很多大的运输企业出于成本控制,会将车队的旧轮胎送去翻新厂批量翻新。

1月20日,工信部公布的《废旧轮胎综合利用指导意见》要求,未来5年国内轮胎翻新率将大幅提高,将培育10家左右废旧轮胎综合利用知名企业。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轮胎再利用市场的启动,软控股份[21.15 -3.25% ]等上市公司有望受益。

按照《指导意见》要求,到2015年,国内旧轮胎翻新水平将有较大提高,载重轮胎翻新率提高到25%,巨型工程轮胎翻新率提高到30%,轿车轮胎翻新实现零的突破。同时,废轮胎资源加工环保达标率达到80%,稳定发展再生橡胶产品,年产量达到300万吨;橡胶粉年产量达到100万吨;热解达到12万吨,并培育10家左右废旧轮胎综合利用知名企业。

北京化工大学材料与工程学院副院长赵素合认为,中国翻新行业蕴含着巨大的潜力,一旦发掘出来,将会对中国循环经济的发展产生强大动力,而轮胎翻新行业也会成为中国市场的新亮点。

但是,政府对非法作坊的治理乏力。“他们为了销量利润,一味地降低成本,偷工减料,包括轮胎翻新所用回收轮胎、翻新技术不合格、没有质量相关检测设备,毫无质量保证,以低价横扫市场,不仅冲击了正规企业市场的良性竞争,也为车主行驶埋下了巨大的安全隐患。”业内人士如此认为。



本文永久链接:http://cul.qwpu.cn/list-a-15465285.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