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部委为何不能解决油品标准严重滞后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0-03 20:35

汽车油品标准出台严重滞后汽车排放标准,让全国人大常委汪纪戎很不满意。这位前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2011年曾经就油品问题向两会提交议案,要求相关部门尽快解决。但是,汪纪戎无奈地表示,六个部门给出的回答并不令人满意,而对此持有话语权的国家发改委却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汽车油品标准滞后的问题早已有之。2011年底,国家环境保护部发布一项很无奈的公告。该则公告表示:鉴于目前满足国四标准需求的车用柴油供应仍不到位,严重制约国四标准实施进度。为保证标准实施效果,根据车用燃料供应实际,决定分车型、分区域实施国四标准。

此前,200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柴油车国三标准,直到三年半以后的2011年7月1日,柴油国三标准才实施。

按照一般的规律,油品标准应该是先于汽车排放标准出台,这样,符合新排放标准的新车一经上市,就有符合标准的燃油可以使油用,这不但有利于环境保护,对车辆用户也有好处。但是现实往往与科学相悖。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油品标准严重滞后的情况发生?是因为中国汽柴油生产企业没有相应的技术水平?还是缺少相应的资金支持?

绝不是。因为按照汪纪戎从油品生产企业获得的反馈,中国的油品生产企业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生产能力都不存在问题,障碍油品标准或者符合更先进标准的油品生产的主要是政策问题。对于生产企业来说,由于成品油的价格制定权不在企业,但是生产更高标准的油品需要投入的成本和费用更高,但是市场上却不允许优质优价,同时也没有相应的财政补贴以及产品退税的等等政策。因此生产企业没有积极性去生产更高标准的成品油。

这样看来,油品标准的滞后是政策的问题,或者说是企业因为没有政策的红利就消极对待生产更高标准的成品油,特别是利用油品生产企业的权力,拖延相关标准的出台。

为什么油品生产企业能够左右油品标准的出台时间呢?按照汪纪戎的说法,油品标准是由燃油和润滑油技术委员会制定的。但是,这个委员会中,来自生产企业的专家占了大多数。当然,屁股决定脑袋,来自成品油生产企业的这些专家自然就会站在油企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并投上符合自己企业利益最大化的一票。

笔者经过网络查询,汪纪戎所说的这个委员会应该是全国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在这个委员会下面还有一个石油燃料和润滑剂分技术委员会。笔者推测,关于燃料油标准的制定应该是由这个分委员会来负责。

从该委员会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出,这个分委员会秘书处的挂靠单位是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

不管这个委员会的成员来自于哪些企业,我们现在需要知道的是,更高标准的成品油是否必须要提高价格?按照一般道理,不同标准的成品油,比如350ppm的和2000ppm的,不可能一个价钱。但是如果一个价格的话,肯定不符合一般的商业原则。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是否就需要先解决这个价格的问题呢?或者说,阻碍成品油更高标准出台的就是价格这一个唯一的障碍呢?

换句说法,到底哪一个部门为油品标准的出台负最后的责任?哪一个部门负责成品油价格的制定?

从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原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汪纪戎就相关提案与相关部门沟通的情况来看,一共有六个部门牵涉其中。这六个部门分别是:质检总局、环保部、能源局、财政部、中石油、中石化。之所以说这些部门与油品问题相关,原因是当天这6家单位均由一名司局级干部带来几名处级干部参加了汪纪戎的对话。

不过,这些部门给出的答复均不能让汪纪戎满意。因此,我们必须要找到能够让油品标准顺畅出台最终症结。

既然所谓的油品标准是由相关行业技术委员会制定,因此,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督促这个技术委员会拿出标准来。但是如果这个委员会不能按期拿出标准,难道国家就没有相应的措施,只能无限期等待吗?

由于技术委员会的专家大多不是专职,所以其职责的考核不能简单根据其在委员会中的工作情况而定。如果按照汪纪戎的说法,这些专家大部分来自中石化、中石油等大型企业的话,他们自然要受到这些企业的管理和制约。

因此,标准出台的困难其实在于成品油生产企业自己在标准与企业利益之间的选择困境。

选择更高的油品标准,那么企业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失,反之,就只能拖后推出油品标准。

根据商业的原则,从生产企业的利益去考虑,提高油品价格,或者由财政补贴或者退税,确是在情理之中。但是,能否因为企业的利益而忽视整个社会的利益?作为企业的负责人,对企业的收入和利润,以及国有资产升值的尽职尽责,无可厚非。但是我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或者选择某种多方妥协的方案来快速推动油品标准走上正轨吗?

假如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因为无论是价格还是企业的经营,都由国家统一说了算。但是企业在目前已经成为了自负盈亏的独立企业法人,因此,任何让企业利益受损的行为,都可能遭到抵制。这对于百分百的国有企业同样适用。

而且,成品油价格的涨落决定权并没有掌握在生产企业自己手里。因为到目前为止,成品油价格最终的决定权一直在发改委手中,甚至要由国务院说了算。

国家对于成品油价格的控制,应该是考虑到这个问题关乎到越来越多的社会消费者的切身利益,因为他们已经成为成品油市场中非常重要的需求者。同时,成品油价格的上涨与下降不仅对于世界市场,而且对于中国石油战略和国家安全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可以说,价格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价格的放开对于中国政府来说,绝对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件。而对于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政府也实施了多次的改革,以适应日益快速多变的石油市场。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国家将适度放开民营企业进口成品油。这样的举措无疑将加大中国成品油市场的竞争活性,而加大成品油市场的竞争将能够让市场在价格问题上变得更加具有灵活性,也为最终能够在更大程度上放开成品油价格的管制奠定市场基础。

但这只是给成品油市场的竞争增加了一些生气而已。而要彻底改变目前油品标准滞后的困境,只有采取措施,让成品油市场归于更加充分的市场竞争。到那时,油品标准才不会再成为问题,六部门的尴尬也将迎刃而解。

 

本文永久链接:http://cul.qwpu.cn/list-a-15475520.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